中国抑郁现状及感想
发表时间:2019-07-12 05:35 来源:

 

图片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目前抑郁症是全球第四大疾病负担,也是导致患者功能残疾的主要原因之一,大约有1/7的人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遭受抑郁症困扰。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仅次于心血管病的第二大疾病。在中国,抑郁症的发病率约为6%,目前已确诊的抑郁症患者为3000万人左右。

调查显示,这3000万抑郁症患者只有不到10%得到专业的救助和治疗,同时,还有相当多的患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患有抑郁症,更没有进行过诊治。

不久前,由世界精神病学协会主办的网络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有抑郁倾向;同时,超过45%的网友表明患了抑郁症时“不会去看医生”;超过36%的人选择去“综合性医院,由全科医师诊断”,只有不到18%的人选择去专科精神病医院就诊。

问卷调查结果还显示,大众对抑郁障碍的躯体症状认识远远低于精神症状。数据表明,56.32%的人在出现情绪低落、悲观等负面情绪时会觉得自己患了抑郁症,但是73.65%的人在出现头痛、食欲减退等具体的躯体症状时不会联想到自己患上抑郁症。

患上抑郁症,患者不自知,医生也难识别。专家表示,目前全国地市级以上医院对抑郁症的识别率不到20%,而综合医院的医生对抑郁症的识别率不高,导致患者经常被漏诊。

抑郁症患者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将会导致抑郁症慢性化,或者发展成为较难治性病症,严重者还会出现残疾,甚至自杀。

一、抑郁症原因剖析

专家认为引起抑郁症的主要原因来自四方面:遗传因素、体质因素、生物学因素以及社会心理因素。这也是常见的社会——心理——生物医学模式。

由于工作压力大、竞争激烈、社会矛盾增多等原因,导致目前我国精神类疾病的患者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受基因、心理及生理特征的影响,女性在某些特殊的年龄段及生理时期,心理上容易产生紧张焦虑情绪,比男性更容易患抑郁症,如:妊娠期、哺乳期、更年期等。

比如:全职妈妈已经成为抑郁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带孩子远远比上班还辛苦,很多时候对于家庭的付出不能用金钱去衡量,全职妈妈总是伸手问老公要钱,总没有花自己的心里舒坦,但是自己想教育好孩子,担心父母或者公婆带孩子不太合适或者不给带等多种因素,所以妈妈感觉很辛苦。老公也觉得委屈,家庭的重担在自己一个人上,感觉气喘嘘嘘,房贷、车贷、奶粉钱都是现实的压力。双方之间缺少沟通,不太理解,很容易造成一方抑郁。

抑郁症患者可能感觉心情郁闷痛苦,难以集中精力和正常思维,焦虑或坐立不安。此外,还经常伴随躯体不适,如胸闷、憋气、浑身疼痛、失眠、多汗等。顾秀玲说,躯体症状是抑郁障碍的显著特征,很多早期的抑郁症患者往往以躯体症状为主诉,包括睡眠障碍、疲乏、喉头及胸部缩窄感、便秘、体重减轻、头痛、颈背部疼痛、胃肠症状、心血管症状等。

据相关资料显示,抑郁症还与其他一些疾病有关,50%的中风患者在发病两年后会伴发抑郁症状,使患者主动康复的愿望和能力减低;4成左右的冠心病患者或其他心脏疾病患者会伴随抑郁症状,抑郁症反过来又可诱发心肌梗塞,增加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二者形成恶性循环;同时,将近一半的肿瘤患者也伴有抑郁情绪,这种情绪会严重影响患者的治疗、食欲和睡眠,导致免疫功能降低,不利于开展治疗措施。

二、抑郁症的治疗

抑郁症治疗主要是减轻和消除症状,最终目标是恢复社会功能。抑郁症治疗除了药物治疗外,心理治疗非常重要。(单纯的药物治疗只能缓解症状,对于抑郁患者必须双管齐下,才能立竿见影。)

对于抑郁症,也应防患于未然。由于慢性疾病容易合并抑郁症,因此,要避免过度饮酒、吸烟,培养健康的生活习惯,预防冠心病、癌症、中风等疾病的发生,也可以减少抑郁症。(疾病带来的抑郁状态,与这个疾病有关系,这叫所谓的“身心疾病”也就是躯体疾病引起的症状。另外服用抗抑郁药物,不要去喝酒、)

专家们认为,帮助患者远离抑郁,亟须加强对医生和心理治疗师的培养。据了解,目前在中国,专业的精神科医生仅有2万余名,心理治疗师的水平参差不起,需要进一步提高。面对日益增多的抑郁症患者,社区医院和综合医院将成为抑郁症患者诊疗的主战场。

进一步促进社区医院和综合医院医生对抑郁障碍的深入了解,改善其对抑郁障碍的识别、处理水平是未来抑郁障碍治疗领域的关键所在。面对数千万抑郁症患者,需要社区医师和综合医院医师全面介入。应通过教育培训,让社区医生、综合医院医生以及其他卫生专业人员,包括护士、社会工作者、临床心理学家、咨询师、传统医学执业者等,更有效地识别和处理抑郁障碍。

我国应尽快和国外的治疗模式接轨,建立转诊机制,遇到病情严重或难治病例时,应及时转诊至精神专科治疗,专业的精神科医生给出明确诊断与建议后,再让社区医生和私人医生进行治疗。

对于严重抑郁症,毕竟症状严重时,患者的感知力缺失,对于自身感觉缺乏,更危险的是严重抑郁患者,有可能自杀。所以,对于没有服用药物的严重抑郁症,必须服用药物平稳之后,再去找心理咨询。

在医院,医院的心理治疗师更多的情况下,把住院的抑郁者看着病人。而在社会心理机构的心理咨询师,对于服用药物的抑郁者是他的来访者。医院的心理治疗师更有可能从医学层面考虑多,而心理机构的心理咨询师更可能从社会心理因素考虑。

所以,根据我个人的咨询抑郁症经验,把抑郁者当成来访者,更有利于抑郁者康复。真正意义上的用心理学去咨询一个服用药物的抑郁症,你会看到他的变化。

这或许与心理期待有关系。去心理机构咨询的抑郁者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来访者,而在医院期间咨询地来访者会觉得自己是病人。病人和来访者去有区分的?

病人更是从生物层面看待,主要需要药物治疗;而来访者更多可能是咨询而已。所以有部分来访者住院期间效果不错,用药物将症状控制的很好呢,但是停药之后,又再次复发。这个与没有接受系统的治疗有关系。重度抑郁症=心理咨询 药物治疗,缺一不可,中度抑郁症心理咨询地效果更显著。

抑郁症并非单纯性心理问题,而是有一定生物学基础的临床疾病。它由生物学、心理和社会环境等多种因素共同导致,任何人都没有免疫力。”孙医生表示,脑内5-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分泌异常时,会导致抑郁症的“快乐缺乏”,还有工作压力、亲人去世等社会环境的变化也会增加抑郁症的风险。

三、抑郁症的经典症状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1、情绪低落:觉得生活没有意义,感到悲观绝望,痛苦难熬,有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的感觉。常用活着无意思、高兴不起来等描述其内心体验。

2、思维迟缓:思维问题费力,反应迟钝,自觉脑子不转了,做任何事情注意力都无法集中,工作效率下降。

3、行动力下降:突然变懒,主动性活动明显减少,生活被动,不愿参加外界和平时感兴趣的活动,常独处。

当发现自己或者身边的朋友出现情绪问题,出现上面三个症状中的任何一条,并且这些状态持续超过一个月,严重影响到生活和工作,建议及时到医院进行就诊,否则会很容易引发抑郁症。

四、谨慎诊断 抑郁症易合并其他疾病

35岁的陈女士是个教师。从小,父母对她的管教就非常严格,养成了她追求完美的性格。长大后,这种性格演变得越发严重,导致陈女士和家人、同事之间相处不愉快,不断产生矛盾和分歧,为此她常年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后来到医院,被心理医生诊断为“抑郁症”。每天吃抗抑郁药,症状却始终不见好转。几个月前,陈女士找到我们。经过详细问诊和仔细检查,刘老师认为陈女士在抑郁症合并强迫的基础上,还患有甲状腺功能障碍。

刘老师表示,抑郁症常与多种躯体疾病共存,甲状腺疾病、慢性疼痛、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等共同发生,代谢性疾病如糖尿病及肥胖也与抑郁症有关。同时,抑郁症状合并焦虑、甚至精神病性症状者不在少数。各种这样的症状夹杂在一起,不但使得患者的病情越发复杂与严重,而且会模糊其中的核心症状,加重疾病的进程,进一步损害患者的社会功能,影响对病情的判断与辨别,也导致治疗的困难和相对不良的预后。

要正确治疗抑郁症,首先必须准确识别抑郁症。刘老师表示,心理医生平时在诊断一个病人时,需要总体的分析病人病情。从病人的病史、致病原因、病情严重程度到是否合并一些其他的精神性或躯体性疾病,同时还要考虑心理状况对病情的整体干扰。在面诊的基础上,还有一些辅助性的检查设备,例如心理测查系统、眼状动态分析等。“如今网上流行着各种各样抑郁症自测量表,这些自测表的分析都非常简单,最多只能初步判断患者精神状况。”实际上,心理测查远没有那么简单。就像打靶射击一样,不一样的测查工具,侧重点不同,并且要先确定常模,将测查结果与标准常模比较才有意义。而做心理测查时,医生也只能确定的是一个范围和临界区间。专业性的测查会对原始得分进行校正,分析患者每个因子得分,并不是光看粗分,用心理测量评定抑郁,专业机构会做一个成套心理测定确认临床症状,比如测查抑郁症时,需要测查总体症状量表,抑郁专项评定量表,同时还要做人格测定,相关联的看,不是单一的看某一个方面,这样成套的测验测查的就更精准一些。

五、丢掉病耻感 谨防抑郁症患者自杀

曾有人这样形容抑郁症,他们的灵魂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那种永远握不紧拳头的慌乱感最终将他们推进黑暗的坟墓。大多数抑郁症患者的自杀不是蓄谋已久的行为,而是大多在某个时刻突然而起的一种念头或者受其支配的行为。“澳大利亚一项针对自杀未遂者的研究发现:有93%的自杀未遂者,被抢救过来之后都非常后悔。他们都不想做出自杀的选择,但在那一刻,就不受控制做出了这种行为。患有“微笑型抑郁症”的患者最容易突发自杀风险。他们平时看起来时常面带微笑,但内心深处极度的痛苦无助、压抑悲愁。这种长期压抑的情绪一旦爆发出来,就会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

抑郁症患者面临的最大问题,其实并非完全是抑郁疾病本身带来的影响,而心理疾病引发的病耻感同样给广大患者朋友带来了新的困惑。抑郁症并非无药可救,若能给予及时恰当的治疗,抑郁症也是可以治愈的。但目前诊治的情况不容乐观,在患病后很多人普遍存在对精神障碍的偏见和歧视,这种根深蒂固的精神障碍污名化导致患者回避精神病专科医院的就诊,因此延误最佳治疗时机。

这种病耻感和我国的传统文化有关。在欧美国家,心理咨询已经成为一个很正常的事情。抑郁症的病人对此并没有什么耻辱感,他们觉得这就是普普通通的一种病,会积极的就诊。而反观国内,我们的传统文化太容易给予精神类疾病道德上的歧视。许多抑郁症患者很难接受自己的精神方面出现问题,极力遮掩,不愿到专科医院治疗。“我们医院和其他医院相比,门诊量虽然不多,但住院率特别高。因为到我们医院来看病的患者一般都是在各大综合医院的心理门诊治疗后效果仍不理想,病情严重到一定程度,或者说已经有过自杀未遂的现象。这种情况下,就建议及早接受住院治疗。”孙东鹏表示,否则会导致患者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加重病情。

六、及时诊治 运动利于患者的康复

抑郁症这种“心理上的感冒”能否治愈?孙东鹏表示,抑郁症是可以完全治好的。现在,临床上对抑郁症的主要治疗方法包括:药物治疗、 心理治疗和物理治疗。

现在的年轻人,受工作压力和社会环境的双重影响,患上抑郁症的几率越来越大。“有明显心理社会因素作用的抑郁发作患者,药物能帮助调节基础的情绪。”孙东鹏表示,在药物治疗的同时常需合并心理治疗。心理治疗有效能调整患者的心理动能,使患者能更好的面对今后的生活。当抑郁症达到中重度时,患者的内在动力缺乏,心理治疗起效缓慢,这时患者可以考虑物理治疗。物理治疗包括重复经颅磁刺激和无抽搐电休克。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不是立竿见影的,而是要通过一个疗程才能逐渐起效,而有些中重度抑郁症患者已经无法正常生活、工作,乃至已经出现自杀意念,这时候亟需无抽搐电休克治疗。

“抑郁症一般取得一次性治疗效果并不难,但容易复发。据不完全统计,有三分之二的患者出院后半年出现病情波动。主要原因就是大多数抑郁症患者没有按要求进行足量、足疗程规范治疗,导致病情反复,还可能转为长期难治愈的抑郁症。”孙东鹏认为在治疗期间,抑郁症患者应积极配合医生指导和建议,即使在首次抑郁症发作治愈后,应维持用药至少6个月,不可随意停药。

大量科学研究表明,运动有助于防治抑郁症的发生,也有利于抑郁症患者的康复。不同的运动形式可以帮助人们减少压力,放松心情,减轻抑郁情绪。“前段时间徐州马拉松比赛,我们医院在参加应急救援时,看到那些参赛的体育爱好者,就感觉他们的精神状态特别饱满。”孙医生建议,抑郁症患者可以多参加一些健身运动。在整个运动过程,体内的5-羟色胺分泌会提高,对情绪有一定的振奋作用。

抑郁并不可怕,也不可忽视。阿加莎的小说《撒旦的情歌》里写:“为了逃开那头怪兽,你一直跑,一直跑,但是这样是没用的,你不能一直用后背对着它;你要勇敢地转过身去,才能看清那头怪兽的本来面目。”面对抑郁症,我们要用正面、积极的态度,不要讳疾忌医,要像对待普通感冒一样,坦然主动地寻求医生帮助。

作者简介:

图片

张建秀
  • 已帮助过8人
  • 入驻年限1.3年

预约咨询私聊

— The End —